写手22题【含有大量ooc玛丽苏点击慎重】

有同好说怕被人肉有的题就没怎么答,我没这个问题,入圈以来一直同一个ID,想人肉我的黑历史太容易了。

问题是谁没事干跑去去瞎狗眼啊= =

有林方【生】和部分漠石【无期徒刑】的段子和解读,所以丢个tag,没兴趣的别戳真的。X10

快淡圈了,搞不好就强制性退圈了,临走前傻逼几回做几个总结呗。

1,贴出你第一个圈子的第一篇文中的第一段。

第一个圈子是秦时赤练圈


桃花又开了,又是一年了。

赤练仰躺在鬼谷的花树下,望着纷纷扬扬落下的花瓣出神。鬼谷本没有桃树,这几株桃树是多年前卫庄移来的,布局就与韩宫中那片桃林大抵相同。今天没有任务,又或许是卫庄故意放了她一天假?她只记得,大厅里,卫庄自言自语了一句:桃花开了。


2,对刚刚那段你的感想如何XD?


这TM什么玩意/WTF/开你妹的桃花啊蛇精病!!!


3,现在比较满意的首段贴一下?


大漠孤烟一脚踢开脚下窜过的老鼠,抬起头打量了一下眼前这熟悉的阴冷牢笼。一年多以前,那个人也是站在这样的地方,垂着眼轻声问他:

“你还好么?”


4,好现在羞耻升级,你黑历史时期是怎样写CP互动的呢?


“你在这。”身后有熟悉的声音响起,不怒自威,带着王者般的霸气。回头,正看到银发的男子步步走来。并肩站好,便是长久的沉默“……大人,可有什么吩咐?”“没事,我就是来散步的。”


5,为什么会这么写呢?

因为自己很傻很天真明明卫练这么苦情虐的CP也依然傻傻的坚持着有所谓纯情美好的爱存在……事实证明我想多了哇咔咔

顺便那时候真是对人物不了解完全不了解卫庄这么沉重的角色被我描写的像个中二。


6,贴一段你现在比较满意的CP互动吧!

方锐开了那一枪之后就势滚到了一边的巨石后,然后向着既定路线撤退。

他一边前进一边打开了领子上的通话器,那是他从一具霸图阵亡兵的尸体上搜下来的。他小心翼翼的呼叫了一声:“老林?”

他知道那一枪打中了,他听到了子弹没入肉体的声音。

他完成了任务。

现在是私人时间了。

他这么想着,又喊了一声。

“咳......”那边有轻微的咳嗽声,然后是方锐无比熟悉的声线,带着三分无奈,七分宠溺,“方锐大大,出师了啊。”

方锐不由自主停下了脚步,他怕自己再跑远一点,无线通讯就要失去信号了。

“老林.....老林你行不行啊还能站起来么。”

他调笑着,努力去遗忘那个刚刚自己确实瞄准的事实。

林敬言正在大量失血,他嘴唇苍白,气若游丝,感觉身体里的热度都随着肚子上那个伤口流了出去。他费劲的用通讯机向霸图总部发了一条报告,然后把那个通讯机甩到了一边。

他完成了自己作为霸图主力该做的最后一步。

他拾起唇边那个通话器,无声的松了一口气。

现在,是私人时间了。

“你多说几句吧,我想听听你的声音。”


7,你觉得现在有进步吗?

有,至少我没一边读一边骂娘= =

以我现在的水准来看,这一段没有大的ooc,而且光是没有纯靠描写感情来凑字数我已经很欣慰了。


8,现在羞耻继续升级,贴出你最中二的一段描写吧!


端木蓉忍不住了:“白先生,好歹大家是一个组的,合作意识还是要有


的吧?”

“合作?”

年轻的心理学专家转身,像是孤僻的天才在俯视一群远不如他的凡人:


“端木小姐,看来你还没有搞清楚状况。”

“我是来破这个案子的。”


“我不需要合作。”


9,哈哈哈你感想如何啊?


描写的时候就是在把角色当成极度中二的天才来写的,结果自然是----十分中二_(:з」∠)_


10,现在把刚刚的中二段落套给你现在的本命/墙头/CP试试?


别这样……

张新杰大概就不是中二的天才了,人家是一本正经的表示【哈佛的话,不出意外应该可以录取。】的男人【bushi


11,黑历史时期对攻的描述是怎样的呢?请贴一下!


电话那头暂时沉默。在一边收拾行李的黑瞎子听到这边的动静,悄悄地摸了上来,两手抚上粉衣青年精瘦的腰身,从后面将人紧紧抱住。解语花偏了偏头,正看到男人将头搁在自己肩窝,露出一个颇为无辜的表情,不由轻笑着又转回去听电话,轻轻抬起另一只手附在男人在自己腹部交握的手上。黑瞎子听着电话那头的反应,只感觉面部贴住的皮肤光滑美好,想也不想便偏头凑上去轻吻。不等青年转头推拒,吴邪略带抱怨的话音已经穿了过来:「你们两在一起才会出事好吧!鬼知道你们会不会玩一出私奔的戏码!那可比小哥失踪还麻烦!」吴邪话还没说完,黑瞎子便敏锐的感觉到某人发热的耳郭,随即恶作剧似的咬了一口那块粉嫩,然后伸手顺走了电话:「小三爷〜」


12,为什么喜欢这么描述攻呢?

先让我一口老血喷出来缓缓= =复制粘贴查找的时候差点掐死自己。


那时候,对黑花这个cp的理解非常非常浅薄,或者说,对整个盗笔的理解都非常浅薄。黑花两人在我这是绝对的ooc,ooc到我简直想撞墙的地步。


如果一定要回答为什么喜欢这么描述攻:首先自己的思想境界没提上来,加上受同期某些文的影响,傻乎乎地造就了一只简直呵呵的黑瞎子。


13,那现在是怎么描述攻的?


一切都结束了。


大漠孤烟跪在神殿的祭坛前想着。


一切都结束了。


那天晚上他其实觉察到了牧师的动作,却只是不动神色的闭了眼睛。不知道为什么,他甚至期待那利刃捅进自己的喉咙。


杀了我吧。若是我给你带来罪孽,那就杀了我,还你自由。


但他终于是没有下手的。不管出于什么原因,这个事实都让他颇为欣喜,觉得终于有那么些微弱的光明出现在他一片黑暗的世界里。


他一直希望能有个机会可以跟石不转好好谈谈,对着他诚心诚恳的剖析自我,说说自己的想法,说说自己的...........爱。


他们之间什么都做了,强迫的,自愿的,什么都做过了。


只是还缺那么一句坦白,缺一句--------


“我爱你。”

他低低的呢喃道。

“从始至终........也将一如既往。”


他站起来向着十字架的方向静默了一会,然后毅然决然的转身离开。


“把这里封起来。”

他吩咐下去。

“封死,不许任何人进来。”


冷暗雷迟疑了一下:“你不回来了吗?”


“不了。”


不会来了......不会打扰一个安息的灵魂,不愿花费时间去祭奠成为过去的幻影......不会回来了。


14,过去是怎么描述受的?

见上文_(:з」∠)_


15,为什么喜欢这样描述受?

年轻不懂事= =


16,现在是怎么描述受的呢?


“开门。”他吩咐道。似是听到铁门打开的响动,蜷缩在角落里的囚徒微微动了一下。


“你来了。”他拂开遮住半边面颊的银色长发,轻声说道。


“嗯。”


“来杀我么?”


“不。”


霸图的王者一口否决。他看着他的阶下囚,语气却是异乎寻常的温柔:


“新国即立,我需要一个神官。”


“石不转。”


“你愿意做我的牧师么?”


这囚徒轻笑了一下,抬眼看他:“去做一个敌国的牧师么?”


大漠孤烟皱起眉头:“你的国家早已腐朽,必须有人来改变它。”


“通过战争?用无数人的鲜血?”


牧师微笑起来,尽管这笑容出现在他满是血渍的脸上显得那样狼狈不堪。他平静的反驳道:“改变一个国家有很多种方法,而我不赞同你的方法。通过战争,让我国的臣民冠以霸图之姓,这是侵略,不是改变。”


他背过身去靠着冷硬的墙壁,疲惫的给出了他的最终答复:“我不会答应的。”


“你走吧。”

17,现在贴你写的第一个吻戏??

他觉得很烦,他隐隐约约知道自己好像沾上了一种烦得要死的被称为感情的玩意儿,碰上了就甩不掉还顺带影响他判断力。他摸了一根烟出来,却被赤练拿走了。

他抬头,才发现她离他那么近,那双漂亮的眼睛就在他面前,折射着钻石星尘一样的光。

他看了她一会儿,然后伸手遮住那片光。

这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吻。双方都不再心怀鬼胎。他用力的吻她,不肯放手,妄图将这一刻化为永恒。

留下来。

不要死。

他从来没有想过,他会试图用一个吻去挽留一个人的一生。

而当他终于遇到这个人时,那个人却告诉他,一个吻只能换来瞬间。

他只好用燃尽生命的热度去浸透这个吻,让瞬间化为永恒。

他突然感到脖颈上传来刺痛,然后乏力的感觉迅速席卷四肢。

他无力的向后倒去,眼睛里却充满不甘与愤怒。


18,那现在写的吻戏长啥样?


帷幕下,大漠孤慢慢的撑起身体,去亲吻牧师因侧头喘息而暴露出的脖颈。吻到嘴角的时候身下的人自然而顺从的启开了牙关,放任自己去接受一个暴戾的亲吻。


含不住的液体顺着嘴角流下,拉出一条细细的银丝。


19,最后一次耻度升级,过去是怎么写肉的?///w///

呵呵,要看么= =


江眠兀然睁大眼睛,似乎全身的感觉神经都跑到两腿之间了。杜门埋在他腿间,两手抚摸着青年光滑的腰身,一边极有技巧的吞吐他的性[]器,江眠难受的扭动着腰,象是推拒却更像是迎合。呻吟越来越催情,突然,杜门含住口中的物什猛地一吸,惹得床上的人难耐的呻吟了一声,尾音拉得很长,简直千回百转,显露出极度的舒服和满足。杜门抬起头,将口中的黏液尽数涂到青年股间,而后又凑到他耳边,一边伸手扩张着后[]{}穴,一边用低沉磁性的声音道:「how do you feel about that?ha?」感受着青年绞紧了自己的手指,杜门满意的一笑,又加上一句流氓至极的话:「i wanna fuck you.」


20,对刚刚的肉什么感觉?


没什么大的感触,因为那时候自己完全不涉及肉,这篇是为了把两篇不同的文糅合到一起写英文对话才有的肉。从开始到结尾原文作者都写的差不多了我瞎脑补一点就差不多了。


21,现在怎么写肉的?

石不转跪伏在祭坛前,思维是前所未有的混乱。肉体上的疼痛和快感裹在一起强势袭来,把他冲撞的七零八乱。压抑在喉咙口的呻吟,汗水黏湿粘在额角的乱发,被强行撑开的身体...........


22,对比一下自己写肉的文风变化吧!


以前有肉大概纯感官爽就行了,现在有肉必然【有剧情】,H能推动剧情才有意义不然要它干嘛。【其实是我真心懒得写肉……


23,最后一题了,这么一对比有没有觉得自己还是进步很大的呢OVO?给自己这些年来的进步做个总结吧! 


怎么说呢……大概是因为思想境界提升了不少吧,导致现在自己写的文没一篇是我自己搞清楚了的【……】,总感觉一篇文直到打上END,其中还有很多开放性的东西没回答出来。总有GN怪我BE狂魔,但我直到现在都没搞清楚HE和BE的区别,比如无期徒刑,比如最后的晚餐,又比如八苦中的【生】和【五蕴盛】。就拿无期徒刑来举例,你能说这不是可能出现的、也是最好的结局么?


以前疯狂描写感情,感情带动故事;现在疯狂描述故事,故事里透露感情。

于是乎我自己都不知道这个透露出来的感情是啥。谁知道?人物都未必知道。

真是一个虐疯了的故事。


谢谢看到这的你,也谢谢一直陪伴我疯下去的筒子们。


爱你们。



评论(2)
热度(7)
©In the Pa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