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林方】建军节贺文混更

哎呦喂我实在忍不住了你们这些拿帅哥子弟兵建军节快乐刷我屏的魂淡///////

建军节不放出这篇林方我,不,爽!!!

收录于全员本【八苦谛】

建军节拿旧文混个更W【快滚

过程中请不要喝水

荆途这家伙德行一直不咋地,点击慎重

请慢慢食用WWWWW

1

方锐潜伏在石堆后,小心的露出一只眼睛。

他的左肩膀还在流血,刚刚那一枪放的又快又准,让他差点一头撞到石块上。

“妈的。”他骂了一声,启开了脖颈上的通讯器,“林大大,枪法不准了,你还行不行啊?”

“呵呵。”林敬言颇有些憨厚的笑了一下,回复道:

“我行不行你不知道啊?”

“我擦。”方锐立刻暴走,“老林你几个意思!!”

“呵呵。”

林敬言熟练的给自己的又一把手枪拧上消音器。同期跟他一起加入霸图分部的是前百花分部的老大张佳乐,整个就一枪械疯子。在鄙视了林敬言在呼啸分部时的武器配备整整一个星期之后,张佳乐甩给了他一长列的新式武器单子。林敬言盯着手中的枪械看了一会,想着他刚刚怎么能就那么淡定的向着方锐的前进路线上开了一枪。

要是真打中了怎么办?

这个念头刚冒出的瞬间就被他掐灭了。他们是军人,而这里是战场,你死我活的战场。

而身为军人,唯有全力以赴。

林敬言无声的叹了口气,再抬头,已是满面肃杀。


2

呼啸还没垮台的时候,林敬言和方锐就是一对儿分不开的主,好像谈什么他们都能撞到一块去:被称为犯罪组合的搭档,呼啸分部的正副队,生活里的兄弟、挚友....哦,还要加上一条,恋人。

方锐把这个观点转述给林敬言的时候,后者正半裸着靠在床头柜上点烟,整个一文艺流氓的样子。听完这段话他噗嗤笑出来,说怎么方锐大大你好像很不乐意?哪里不满意你说我改嘛,然后换来方锐懒洋洋的一句:“烟没我的份,不开心。”

林敬言就凑过去把嘴里叼着的烟给他,等两人你一口我一口的抽完烟后这个举动就演变成了一个温柔的吻。

方锐不怀好意的屈起膝盖去顶他两腿间的位置,顺手不轻不重的扣住了呼啸队长肩膀上的伤疤。

林敬言长得很好,文质彬彬的,乍一看上去就是书香世家出来的翩翩公子,那双手更是柔柔弱弱,似乎无缚鸡之力。当然这只是表像,那双手一旦握住武器简直就是佛挡杀佛神挡杀神的典范。两个人身上的伤疤都挺少,但是每一道都格外惨重。不同于霸图队长韩文清的硬抗路线,犯罪组合耍的是暗杀偷袭的手艺,出任务很少带人手,也很少被发现,但一旦被发现往往就是生死线上的挣扎。

林敬言嘶的抽了口冷气,按下方锐作乱的爪子,语气颇有些无奈:“不闹。”

“我没闹啊!”方锐眨巴着一双无辜的眼睛看他,看上去特像一只无害的兔子。按理说犯罪组合光从外观上看都是欺骗观众的主,而方锐这一手卖萌装无辜的技巧还真帮他渡过过不少艰难困境。

林敬言顿时一个头两个大:“明天还有任务......”“所以动作快点咯,林大大。”

卖萌的兔子凑上去舔了一下林敬言的唇角,这样说道。


3

方锐是被林敬言捡回呼啸的。

又或者说,是方锐让林敬言把自己捡回呼啸的。

那是五年前的一场国内混战,参与势力众多,关系错综复杂,场面可谓是极度混乱。呼啸本来是没准备搅合这趟浑水的,奈何还是被动卷入。撤退的时候林敬言负责断后,结果不幸左腿挨了一枪。伤不是什么大伤,但不及时治疗那条腿就废了。

林敬言很冷静。他先是靠着自己的野外生存技巧躲到了森林里去,然后用淬了火的刀子把子弹挖了出来。

但是任凭他如何冷静,伤口的化脓还是不可避免的产生了。

结果这个时候方锐冒出来了,独自一人,还带着一个药箱。

怎么看都是预谋策划好了的。

当然方锐也没隐瞒这一点。靠近林敬言之前他首先亮出了自己的徽章---

蓝雨分部,中医。

那玩意是不能造假的,何况方锐非常冷静的剖析了自己的动机和林敬言的处境。

----你已经快死了,如果我不救你,你绝对死路一条。

----哦?所以,你这是医者仁心?

----才不是呢。一个星期前我就发现你了,一直在远处观望着。我知道你是谁,所以我选择救你。

----看样子你是有求于我,蓝雨对你不好么。

----蓝雨有更好的选择,不需要我,所以我来投奔你。

----以一个医生的身份么?

----随意,我干什么都行,就是不知道干什么最好。

林敬言饶有兴致的打量了一下这个似乎很是聪明的孩子,最后点点头说行,你来呼啸吧。

一个月后,呼啸从蓝雨挖走了一个中医,代号,海无量。


4

方锐刚来呼啸那会还真的只是个小虾米,上头的人随意给他安排了一个远程炮的位置他也学的不亦乐乎。结果有一回呼啸的训练营开格斗比赛,方锐被几个相熟的同僚推上去,然后一连挑翻了三个人。

一挑三啊,还是个不玩近身战的枪炮师。

这事立时在呼啸传开了。结果一传十十传百,林敬言听到的时候这个故事已经被改成了【有一个长得虎背熊腰的枪炮师主动踏上了赛场然后威风凛凛的一连踹翻了训练营里排名前三的近战学生】这样坑爹的版本。当然林敬言是知道不对劲的,但是再怎么不对劲这主角也肯定有两把刷子,所以他挑了个空闲一点的时间去了一趟训练营。

林敬言再见到方锐的时候有一瞬间的愣怔,回想几秒后他确定了眼前这个人的身份。

“哟,是你啊。”

方锐对他眨眨眼睛:“对呀是不是很吃惊?”

林敬言扶了下眼睛,含笑道:“是有点。”

然后他慢慢脱下了自己的外套和鞋子,转身踏上了近身赛场。

“来一局?”

作为全呼啸甚至全联盟里最牛逼的近身身法家,林敬言一连赢了方锐三场,而且是稳稳的虐菜节奏。

最后一次把方锐摔到垫子上之后他收了手,摸着下巴思考了一会然后说让这孩子转盗贼方面吧,有前途。

他那时候并不知道,这个蓝雨来的小医师,会成为日后全帮派的第一盗贼。

 “林大大你眼光不错啊。”

说这话的时候方锐正懒洋洋的躺在林敬言的大腿上吃一块草莓点心,顺便挥着沾了奶油的食指点了一下场下那个孩子:“赵禹哲是么?资质很好诶就是不知道比起我当年怎么样?”

林敬言低头翻着手中厚厚一叠资料顺手按下了方锐乱挥的奶油爪子:“心气高了些,不过年轻人么,有锐气是好的。”

方锐不高兴了:“林大大是在批评我没上进心么?”

林敬言合上册子给了一个微笑,声音里颇有些宠溺的意味:“怎么会。”

一旁站着的阮永彬默默给场下被惊悚到了的新人点了一个蜡烛。没办法,林敬言为人是挺低调,但方锐不是啊!偏偏林敬言又宠他,于是犯罪组合在呼啸内部成为双瞎的存在:技术够闪,恩爱更闪。


5

有句话叫好景不长,其实并不是真正的【好景】不长,而是说好景往往一遇到挫折就跪了。

犯罪组合成立后的第四年,百花分部的队长张佳乐失踪,新立上的队长叫唐昊,近战身法颇为厉害,人也傲气,大有取代林敬言成为全联盟第一近战身法家的意思。林敬言当然是没管他的,结果人自己找上门来了。

荣耀联盟说是联盟,但那是对外的,内里头互相踢馆子偷袭进攻的事情从没少过。只要是正正当当上门挑衅的,那就必须得应,否则会连累整个分部颜面尽失。

于是找上门来的唐昊,点了名要林敬言出来跟他单挑。

林敬言无奈,扶了扶眼镜就上场去了。

然后他败了。

第一近战身法家之号,易主。

那一天整个呼啸都静悄悄的,所有人亲眼目睹了带领他们闯过风雨八年的呼啸队长,那个温文尔雅的近战第一身法家,被挑场子的百花新队长死死压在身下。

有这样一个疑问慢慢浮现于人们的心头:

林敬言,是不是已经老了?

方锐站在场下,远远的看着。

他想到了前段时间听到的传闻,说呼啸高层决定让呼啸整个换血。

耳边渐渐响起了接头交耳声,层层叠叠的扑过来像是一张躲不开的大网。

而他面目表情的捏紧了拳头。

一个月后,林敬言失踪,没有人知道他的去向。

林敬言失踪一个星期,呼啸高层以呼啸不可一日无主的理由扶持新人上位。

这个新人是唐昊。

“要好好带着新人啊,方锐!”

呼啸高层这样慈眉善目的说道。

方锐眨了眨眼睛:“您看您说的,唐先生是队长,哪有副队照顾队长的道理。”

高层莫名打了个冷颤。呼啸犯罪组合的关系他们清楚的很,逼走林敬言留下方锐本来是个很危险的举措,奈何呼啸一时之间也找不到人替代方锐,所以才想方设法把林敬言的失踪推到其他分部的头上。他们自知做的十分完美,没有走漏半点消息,可是眼前这人.......莫不是知道了什么!

看来,方锐也留不得了!

呼啸高层目光一冷,却见方锐亲切的拉起了新任队长的手:“唐队啊,以后可要多多包含,合作愉快啊!”

那笑容叫一个真诚,唬的唐昊一愣一愣的,还回握了两下。

呼啸高层回想一下,又觉得自己是想多了而已。

他心里一放松,便忽略了方锐眼底一闪而过的冷光。

又一个月后,嘉世突袭呼啸,呼啸全军覆没。

除呼啸副队外,其他呼啸高层均确认死亡。


6

方锐离开呼啸之后直接投奔了一个兴起的分部兴欣,转回自己的老本行做了一名中医医者。他和林敬言还会定期见面,不过两人的关系很隐蔽,毕竟现在不在同一个阵营了,若是被有心人利用反而得不偿失。

“你说,咱们以后要是在战场上相见那可怎么办。”

温存过后,方锐冷不丁的问了一句,语气平淡的就像在问他明天早饭要是没有芝士蛋糕怎么办一样。林敬言伸出指头细细描摹了一番他的唇形,眉眼温柔的厉害:“你想怎么办?”

方锐懒洋洋的靠到他身上:“该怎么办怎么办呗!林大大你可得机灵点,不要被一个医生打中了啊!”

林敬言闻言失笑:“怎么,我还以为你会拉我去兴欣呢。叶修那个死不要脸的,不是最擅长玩这种挖墙脚的活了吗?你看他把我心爱的副队都给挖走了。”

方锐踹他一脚,笑骂道:“谁让你们出手晚了啊林大大,现在是不是后悔了?后悔了也没办法了啊谁让我都卖身给兴欣了呢啧啧啧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他刷垃圾话刷的高兴,最后还是让林敬言用一个吻画了个句号。

“不过我说真的,”方锐搂着林敬言的脖子说道,“要是真有那么一天....”

“一定要全力以赴啊林大大,像你教我的那样。”

“像个军人一样。”

现在可到了实现诺言的时候了。

林敬言想着,在脑海里分析完了周边地形。他很清楚霸图为什么把自己安排到这边的战场上,无非就是因为自己熟悉那个兴欣里实力不输战斗队员的医生。

“还是林大大教得好。”方锐曾经这么评价,评价完了还抢走了自己带过去的草莓点心。

林敬言不知道张新杰是什么时候知道方锐身份的,那个全联盟最厉害的医生,厉害的不是医术,而是懂得如何算计人心。他默认了自己与方锐的来往,然后在必要的时候把它作为武器利用起来。

似乎挺无情的,但是林敬言很佩服他。

因为自己确实会按照他所希望的样子去做。

林敬言一生都是个军人,而服从命令是军人的本分。他投靠了以霸图为首的这一组分部,那他就必得以自己军部的利益为重。

这也是他在方锐正式进入呼啸分部之后,对方锐说的话。

你是一个军人,骨子里就该像个军人一样。

他推测了对方接下来的动作,然后迅速翻身越过石堆。

现在该是看看你学的怎么样的时候了,方锐大大。


7

方锐其实没准备活着回去。

对手是曾经的联盟第一近战身法家,还是非常熟悉自己的老师、搭档。光从理论上讲他都没觉得自己会赢。

可是他必须守住这里,尽力拖到最后一秒。兴欣的人已经开始撤退了,他是守住这里的最后一方屏障。

霸图,百花等军事分部联手,压制蓝雨,呼啸各个分部。其中原因繁杂,但也无非就是政治上那些破事。霸图的韩文清和兴欣的叶修一直不对头,他知道霸图向兴欣伸手是迟早的事,却不料来的如此之快。

罢了,总也不算太手足无措。

至少对手是林敬言这件事,让他莫名其妙的好过几分。

他知道林敬言不会放水,就像他答应过的那样。

这是一场真正生死之战。

而他想起了林敬言的话。

像个军人那样。

他想着,侧面滚开几步,突然对着一个方向开枪。

这个角度很刁钻,暴露危险极大,但是视野非常好,可以一连覆盖全部伏击地点的百分之八十。

这也是他作为犯罪组合时绝对会舍弃的一招。

而就是这一招,使得他滚到了对手的侧面,得以在千钧一发之间开了一枪。

打得挺准,正正打在腹部。

方锐开了那一枪之后就势滚到了一边的巨石后,然后向着既定路线撤退。

他一边前进一边打开了领子上的通话器,那是他从一具霸图阵亡兵的尸体上搜下来的。他小心翼翼的呼叫了一声:“老林?”

他知道那一枪打中了,他听到了子弹没入肉体的声音。

他完成了任务。

现在是私人时间了。

他这么想着,又喊了一声。

“咳......”那边有轻微的咳嗽声,然后是方锐无比熟悉的声线,带着三分无奈,七分宠溺,“方锐大大,出师了啊。”

方锐不由自主停下了脚步,他怕自己再跑远一点,无线通讯就要失去信号了。

“老林.....老林你行不行啊还能站起来么。”

他调笑着,努力去遗忘那个刚刚自己确实瞄准的事实。

林敬言正在大量失血,他嘴唇苍白,气若游丝,感觉身体里的热度都随着肚子上那个伤口流了出去。他费劲的用通讯机向霸图总部发了一条报告,然后把那个通讯机甩到了一边。

他完成了自己作为霸图主力该做的最后一步。

他拾起唇边那个通话器,无声的松了一口气。

现在,是私人时间了。

“你多说几句吧,我想听听你的声音。”


0

林敬言走的挺平静,他甚至还来得及在最后断气之前说了一句晚安,就像多年来每次同床共枕之后他所做的那样,伏在方锐耳边,温柔的,宠溺的,轻轻道的一声晚安。

听到这一句之后方锐明白他是不成了,他默默的听着这最后一丝呼吸的消逝,然后扯下耳麦把通话机甩的老远。

他继续向着前方奔跑,准备与兴欣的部队会合。

他还会经历很多场战斗,也许在其中的某一次里他会再也回不到自己的部队。

就像刚刚被他抛在身后的这个人一样。

可是他会拼尽全力的战斗到最后一秒,就像那个人教他的一样。

像个军人一样。

可是他还是觉得很难过,好像现在一直向前奔跑的只是他的这具肉体,他好像遗落了什么东西没有带着一起撤退。

那一定是一件很重要的东西。

作为一个军人而言,还有什么比完成任务活着回来更为重要呢?

他细细思索着,却不得答案,只觉得心口一阵绞痛。

活着是一种苦。

他以前不信的。

--------END--------------

【因为是抽风提前放出所以也就只放这篇林方了,那几位还在传照片的孩纸来直接看文字版吧_(:з」∠)_虐

评论(16)
热度(23)
©In the Pa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