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期徒刑】1~10+番外

无期已完结,放全本。

不是傻白甜

不是傻白甜

不是傻白甜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含性侵环节,请记住无论如何,性【】侵都是违法且伤害极大的犯罪行为。

http://www.douban.com/note/302915437/#

相关资料见↑

1【囚徒】

 

    大漠孤烟一脚踢开脚下窜过的老鼠,抬起头打量了一下眼前这熟悉的阴冷牢笼。一年多以前,那个人也是站在这样的地方,垂着眼轻声问他:

   “你还好么?”

 

   “开门。”他吩咐道。似是听到铁门打开的响动,蜷缩在角落里的囚徒微微动了一下。

 

   “你来了。”他拂开遮住半边面颊的银色长发,轻声说道。

   “嗯。”

   “来杀我么?”

   “不。”

 

    霸图的王者一口否决。他看着他的阶下囚,语气却是异乎寻常的温柔:

   “新国即立,我需要一个神官。”

   “石不转。”

   “你愿意做我的牧师么?”

 

    这囚徒轻笑了一下,抬眼看他:“去做一个敌国的牧师么?”

    大漠孤烟皱起眉头:“你的国家早已腐朽,必须有人来改变它。”

 

   “通过战争?用无数人的鲜血?”

 

    牧师微笑起来,尽管这笑容出现在他满是血渍的脸上显得那样狼狈不堪。他平静的反驳道:“改变一个国家有很多种方法,而我不赞同你的方法。通过战争,让我国的臣民冠以霸图之姓,这是侵略,不是改变。”

 

    他背过身去靠着冷硬的墙壁,疲惫的给出了他的最终答复:“我不会答应的。”

 

   “你走吧。”

 

2【圣咏】

    阴暗的地牢。

    潮湿的稻草。

    从不知何处啪嗒一声滴下的液体。

    腐烂味和血腥味肆虐的角落。

    而那个白衣银发的牧师站在这一切之上,手捧一本经书,低头轻轻的问他:

   “你还好么?”

 

   “发烧了.......来人,把他带回去。”

   “万万不可呀神官大人!这个人是谋反的死刑犯!死在这也不足惜的!”

   “审判结果还没下来,不能见死不救。国王那边我会去担保的。”

    ................

 

    大漠孤烟睁开眼,发现自己靠在寝宫的王座上。

    他揉了揉隐隐发痛的太阳穴,思绪却还停留在回忆里最后看到的那抹圣光上。

    他不是他救助的唯一一个死囚,却是最终强行改变他人生轨迹的死囚。当年入狱之时他并无什么造反之心,只是机缘巧合作为政治牺牲品入狱的替罪羊。暂居神殿的日子里他或多或少的目睹了这个牧师为改变这国家而做出的种种努力。只可惜国君昏庸,政权早已腐朽,任凭他如何努力,都无法彻底扭转这国家衰亡的命运。

 

    离别之际所有被赦免的犯人要么感激涕零的亲吻神官的袍子,要么跌跌撞撞头也不回的向大门跑去,唯有他站在台阶上,直视着牧师的双眼平静的许诺:

   “我会回来的。”

    石不转淡淡的笑了一下:“没有人愿意回来。”

    他不言,转身一步步迈出监狱的大门。

 

    三年后,新起之国霸图突袭,以强硬的武力压制撕裂了城墙,短短一周之内令腐朽的旧国化为过去一粒尘埃。

    国王被长刀削去了头颅,尚且紧紧抓着用于逃亡的钱袋。

 

    推开神殿大门的时候他握紧了拳头,为即将到来的重逢而莫名喜悦。

    

    石不转跪在神殿尽头的十字架下,手捧经书,正在轻声吟唱。

    那是圣咏,安静祥和的一曲圣咏。

 

    攻入神殿的士兵都停住了脚步,仿佛被眼前神圣的一幕所震撼而停止进攻的步伐。

 

    大漠孤烟站在长毯的这头,默默不言的凝视着那头熟悉的身影。

 

     三年了,他终于实现了自己的诺言。

     不仅仅是再次回到这里,而是连着送给他的礼物一并返回:带着一个他所期望的、和平美好的国家。

 

    可是当他转过身时,大漠孤烟却惊讶的看到他手中的枪支。

    牧师一手捧着经书,一手紧握着火枪,定定的指向入侵者的方向。

    然后毫不犹豫的开枪。

 

    那一枪打的不算准,却也打伤了大漠孤烟的右肩膀。身旁的士兵为这一枪而纷纷醒悟,不约而同的举起武器。

 

   “不要!!!”

   大漠孤烟匆忙制止,可还是晚了一步。

   一支长枪如箭般呼啸而去,将牧师钉在了身后的祭坛上。

 

   有猩红慢慢显露出来,渐渐浸透了神圣的白袍。石不转脱力的跪在祭坛下,视野渐渐模糊。

   仿佛有一抹烈焰直奔而来,接住了他即将倒地的身体。

 

   “你别死。”

    他听到有人在他耳边这样说道。

   

   “石不转,你别死。”

 

3【逃离失败】

    处理完最后一卷文书,大漠孤烟合上卷轴,揉了揉紧皱的眉心。新国即立,有那样多的事情要处理。算起来,自上一次牢狱相见,已过去三月有余。

 

    想着想着,年轻的孤王吩咐道:“去地牢。”

 

    想见他。哪怕他毫不犹豫打了自己一枪,又毫不犹豫拒绝自己的邀请。

    心里头有种说不出的躁动,像是有什么东西似火焰般恶毒的撩拨肢体。

 

    想见他。

 

    地牢里是一如既往的阴冷潮湿。大漠孤烟面无表情的踩过肮脏的地面,心里想着或许该找个理由先将他带出地牢。

 

    那一枪稍稍偏了些许,只是打中了石不转的右肩,虽救治及时保住了这条命。可是在这样差劲的环境之下,伤口必然会恶化。

 

    随便找个理由,不管是什么理由,哪怕是打晕他也行,只要将他带出这牢笼便好。

 

    那是他心中最宝贵的光芒,如何能埋没于这犄角疙瘩之下。

 

   “还逃!打断你的腿,看你还能不能逃!”

    有狱卒的咒骂声传来。大漠孤烟皱眉,问身边的副官:“那是怎么回事。”

    副官也很疑惑的样子,绕回去推开了那扇厚实的铁门。大漠孤烟站在原地,听着背后副官与狱卒的对话:

   “你们在干什么!”

   “大人!这是今早上被抓回来的逃犯!”

   “逃犯?怎么没有上报?还有没有纪律了!”

   “发现的及时,被抓回来了嘛!您就饶了我们这一回,下次再也不会有了!”

   “哼,幸好你们是把人抓回来了。下不为例!”

 

    莫名的烦躁。

    大漠孤烟自顾自的往前走了。他只想见那个人,在这之前他什么都不想管。

    可那间牢房空空如也。

 

    “人呢!”

    他黑着脸问道。

 

    看守的狱卒看上去快要哭出来了。他伏在地上颤抖道:“今儿......今儿早上逃了......才.......才被捉回来.......”

 

    什么!!

 

    大漠孤烟心下一窒。匆匆折返回去。

    他一把推开挡在门口尚自与狱卒聊天的副官,目光直指那个被吊在十字架上的囚徒。

 

    满身血污,破碎不堪暴露出身体的牧师袍,碎裂的勉强挂在鼻梁上的眼镜,还有沾满血渍黏在额角的丝丝银发。被捆绑在十字架上的手微微下垂,像是虚虚张开的一个拥抱。

 

    石不转。

 

    一屋子的人都静了下来,大抵是被吓得。大漠孤烟一步步踏上前,颤抖着伸出手去探他的鼻息。

 

    呼........

    微弱,但是真切存在的呼吸。

 

    他脱力般放下了手。那一瞬间,某种仿若失去的情绪轰然击中了他,将他打的片甲不留。那是远比肉体上的痛苦厉害千百倍的东西.............

 

    恍若万箭穿心。

 

   “谁让你们动刑的。”

 

    他淡淡的问道,言语中的暴戾之气却瞬间让整个屋子的温度都降到了零点以下。

 

   “.........王.......王请息怒!这个人是旧国的神官!烧杀抢掠的事情没少干过!死不足惜啊王!”

 

    大漠孤烟冷笑起来。这套说辞多么熟悉,恰是当年他为阶下囚时,那个狱卒阻拦石不转时的说辞。

 

    石不转,你睁开眼睛看看,这就是你一直试图从内部改变的国家!

 

   “动刑的,全部处死。”

 

“王!”这变故太突然,一屋子狱卒都伏在地上哀嚎:“王!您要为了一个无恶不作的旧国神官而处罚自己的子民吗!”

其中一人这样喊道。

 

    大漠孤烟根本没有看他,只是自顾自的解下了十字架上已经昏迷多时的牧师。他抱着那具残败的身体,轻描淡写的回答他们:

 

   “王不会庇护任何人。”

 

4【幻觉残留】(石不转自叙)

    疼。

    火辣辣的疼。

 

    已经不记得是鞭子第几次甩到身上。末梢带钩,每每抽到身上还能勾下些许皮肉。有什么东西晕湿了眼睫,也不知是汗还是血。最疼的恐怕还是右肩的伤,本就没好利索,在这样的重刑之下恐又恶化了几分。不过再怎么严重也就是废一条胳膊,或许再断两条腿,或者狱卒们玩上瘾了一刀子抹下来便能彻底解脱。

   “还逃不逃?”

    耳边依稀听到这样的问话,或者根本就是例行的咒骂。然而剧痛之下的思维哪还能跟得上节奏,浑浑噩噩也不知正确的轨道是在何方。肉体与精神似乎正在渐渐分离,大概完全分离之后就可以痛快归天了?

 

    我不由嗤笑,为自己这少见的混乱思维。而随着下一鞭子猛地抽打到身上之后,似乎最后一丝疼痛也离我远去了。

 

    嗯,大概,要去见神了?

 

   “你后悔吗?”

    迷糊中好像有人这样问我。

 

    后悔什么?

    是后悔救了你?拒绝你?还是后悔你我相遇?

    没什么好后悔的。命运如此书写,自有它的道理。

    可是未来还是未知的,我还有选择的余地。

 

    或许故国覆灭是上天的旨意,或许国民可以在战火过后的废墟上重建家园,安居乐业,自此繁盛百年。

 

    可是大漠孤烟,我却无论如何也不能成为你的神官。

 

    因为我属于那个已为过去时的国度。无论它多么腐朽肮脏,它仍旧是我的所侍奉的信仰。

牧师不能放弃他的神。

    我多么希望那一枪能将我钉死在神的脚下,总好过现在这般不知为何的苟延残喘。

 

    我该为神殉葬。

 

 

5【濒临窒息】(大漠孤烟自叙)

    近来愈发暴躁。

    不知道为什么,胸膛中有一股无名怒火,压不下去,纾解不了。

 

    似乎已经许久没有见他。明面上是说国事繁忙,没时间,心里头却有个声音在尖锐的嘲笑:“你敢见么?”

    从重逢之日就不断伤害........是啊,我怎么敢见他。

 

    可为什么会落到今天这般田地?

 

    他想要的不是和平吗?我奋力将这干净的国度捧到他脚下,他为何不屑一顾?

 

    我问冷暗雷:“你说,他到底想要什么。”

冷暗雷曾经是呼啸的国王,也算是根老油条。他听了我毫无章法的叙述之后微微一笑:    

   “王,你是爱上他了吧?”

 

    爱?

 

    我面无表情的回味这个单词。

 

   “你要是不信,就去见他啊。”

    冷暗雷说。

 

    什么见鬼的思路。

    我挥挥手把他赶跑了。

 

    但我最终还是去了神殿,因为不得不赶去。从地牢出来之后我把他安顿在了那里。在我心中,那才是他最应该呆着的地方。

    我想他也应该乐意呆在那里。

 

    可我便是没有料到,他竟会在神坛下自刎。

 

    站在雕花大门之前我颇有些出神。上一次来这里,是攻入城墙之后吧?再上次来到这里,是从牢狱之中走出吧?

    夕阳中镶了金边的白袍、厚重古老的经书、沐浴在烛光中的温柔银发..........石不转。

    我匆匆推开了门。

 

    他果然在那里。祭坛之下,红毯之上,如我所幻想的那般默默无言跪在十字架前。脖颈上缠着厚厚的一层白纱,没有血迹,想来是发现的及时。只是手腕被束缚在身后,连着双脚也用铁链锁在一旁的长椅上,动不了分毫。

 

    又是一个牢笼。

    

 

   我走过去,站在他身后几步远的地方,叫他的名字:

  “石不转。”

 

   他微微动了一下,却没有回头。

   

   我努力无视心头再次升起的无名怒火,尽量平静的开口:“石不转。”

 

  “你到底想要什么。”

 

6【失控】

    石不转回头看他。

 

    非常认真的一眼,然后轻描淡写的回答他:

   “安息。”

   “陪伴我的神,安息。”

 

   大漠孤烟皱起眉头:“你为何执意寻死。”

 

   石不转微微笑起来,目光平静的回望他:“没有目的的活着,有何意义。何况我想不出自己苟延残喘的理由。”

   大漠孤烟定定的看着他,脸色黑的可怕:“没有目的?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

 

   王忍终于怒了,他冲上去揪住他的衣领:“你就不能好好活着吗?!为了一个肮脏的国度,一个已经被正义打倒的国家,你要去殉葬?!”

 

  “你错了。”

   石不转被他揪着,连着呼吸都不畅了许多。可他还是一字一句的纠正他:“你不是正义,没有人可以自诩为正义。我承认那个国家腐朽不堪,可它毕竟是我的故国。”

 

  “而我是它的神官,是曾发过誓要侍奉它一生的人。”

 

    “冥顽不灵!”

    大漠孤烟一松手将他甩到地上:“你的神?你看看你的神所教育出来的子民是如何待你的!”

 

    他猛地撕裂了牧师的长袍。雪白的缎子之下,是遍布疤痕的身体。那些粉嫩的鞭痕纵横交错于肉体之上,宛如一条条毒虫爬过的痕迹。

 

   “你为了他们做那样多的事!他们可有感激过你分毫!”

    他掐住牧师的脖子,愤愤的吼道。石不转的脸涨得通红,丝丝银发杂乱无章的被压在身下。他紧皱眉头,像是终于解脱一样闭上了眼睛。

    再用几分力,撕裂伤口,掐断喉咙..........便好。

 

    可是大漠孤烟放开了他。

 

    他听到他怒极反笑的声音,是阴沉的,自嘲的,愤恨的,狠戾的咬牙切齿:

 

   “你要侍奉神是不是?”

 

   “那么我告诉你,我就是你的神。”

 

7【被神抛弃的使徒】

    乱了,全都乱了。

 

    石不转跪伏在祭坛前,思维是前所未有的混乱。肉体上的疼痛和快感裹在一起强势袭来,把他冲撞的七零八乱。压抑在喉咙口的呻吟,汗水黏湿粘在额角的乱发,被强行撑开的身体...........

 

   “唔!”

 

    像是被触碰到了隐秘的开关,石不转猛地僵了一下。脖颈扬起一个优美的弧度,连着腰身都弯折得更加厉害。大漠孤烟伏在他耳边,喘着粗气压低了声音:

 

   “这?”

 

   “不.......不要..........不要!”

 

    石不转崩溃的哭喊道。他跪趴在地毯上,衣衫凌乱,眼角被情欲渲染得一片绯红。他咬紧了嘴唇,努力克制住即将脱口而出的呻吟,而身后的人却顽固而强硬的阻拦了他------

 

  “喊出来。”

    他却命令他,同时强行掐出他的面颊迫使他张口:

  “别咬着,喊出来。”

 

    失去了最后一层防护的呜咽猛地冲出唇间,化为千回百转的一声浪叫。石不转为自己的失控而羞愧,连带着身体都绞紧了几分。

 

  “啧。”大漠孤烟伏在他耳后,低低的笑起来,“爽么。”

 

    回答他的只是愈加低沉的喘息,和再难以压抑的哭叫。

 

    石不转猛地摇了摇头,眼神崩溃般直视着面前的祭坛。他隐隐约约看到祭坛上有什么在动,而后瞬间意识到那是什么。

    那是祭坛上的神镜。

 

    神镜是给信徒自省用的,此时上面却倒影了两个重叠的人影。石不转崩溃的看着自己在 镜中的模样:牧师袍被撕裂了挂在腰间,随着身体的耸动而在红毯上磨蹭;眼角满是充满情欲的泪水,明明是一副爽到极致的样子,眉间却紧紧皱起诉说强烈的反抗。

 

    欲拒还迎............不知羞耻。

 

    石不转疯狂的挣扎起来,险些逃离大漠孤烟的控制。他声音沙哑的哭喊起来,双目紧紧的闭着。

 

    太淫荡了......他竟然在神坛下如此淫荡。神像在祭坛上冷冰冰的看着他,看他是如何堕落在欲望里不能自拔一分一毫。

 

    像是知道他的想法,大漠孤烟的声音毫不留情的穿透而来:

  “你的神早就放弃你了。”

 

    被神.......放弃了.......吗?

 

    活该.......活该被神放弃!没能挽救王朝,没有为国殉葬,现在又在侵略者的身下辗转承欢..............还是在神的面前。

 

    被神放弃了......这就是为什么我数次求死不得的原因吗!

 

    随着大漠孤烟重重的一顶,石不转哭叫着射了出来。浓稠的液体落在大红色的地毯上,看上去是那样显眼而淫靡。

 

   “不靠任何抚摸就直接被艹射.........石不转,你很好啊.........”

 

    体内有什么东西搏动了一下,然后射出一股热流烫的他迷乱的哭喊。

 

    都完了........一切........都完了。

 

    而那个掠夺者轻轻吻着他的眼角,温柔的舔去了他满是不甘的泪水。

   “石不转。”

 

   他低低的呢喃。

  “留下来.......留在我身边。”

 

  “从今往后,我是你的神。”

 

8【沦陷沼泽】

  “嗯......嗯......”

 

   凌乱的吱呀作响的床铺,惹人臆想的断断续续的呻吟。

   帷幕下,大漠孤慢慢的撑起身体,去亲吻牧师因侧头喘息而暴露出的脖颈。吻到嘴角的时候身下的人自然而顺从的启开了牙关,放任自己去接受一个暴戾的亲吻。

 

   含不住的涎水顺着嘴角流下,拉出一条细细的银丝。

 

  “不.....不要了.....啊!”

 

   大漠孤烟猛地顶弄他了一下,凑到他耳边笑道:

  “舒服吗?”

 

    石不转皱了皱眉头,嗯嗯啊啊的却没有回答。显然是有了些许不满,大漠孤烟突然停住了动作,抵着里面某一处缓缓的磨动起来。

    牧师猛地僵住了,脸色涨的通红的闭紧了双眼,用力向后仰去。大漠孤烟追上去咬住他的嘴唇不依不饶的加深一个吻,而身下却突然加快了动作。

    石不转痛苦的呜咽了一声,眼角迅速被逼出眼泪。他不自觉的用腿缠住男人的腰,希望以此减少一点撞击的力度,但很快就被艹弄的失去了力气。他已经射了两次,但是男人仍旧没有交代的意思。大漠孤烟做的太狠了,压着他抵死纠缠,几乎是要把他干晕在这里。

   “嗯....嗯........啊!”

    石不转脱力般陷在床垫里,而大漠孤烟猛地按住他抽插了数十下,终于放过了他。

 

    他吻着他的眼角,轻声道:“石不转?”

    牧师轻轻的嗯了一声,转头疑惑的看着他,目光还带着些许情事过后的迷乱。

   “没.......”大漠孤烟抱紧他,埋在牧师的肩窝低低的念叨:

   “就是想叫叫你。”

   “睡吧。”

 

    石不转嗯了一声,闭上了眼睛。只是一会儿后黑暗中便响起男人有规律的低沉呼吸。

    而牧师则睁开眼睛,慢慢的坐起来,悄无声息的从枕头下摸出一支十字架。十字架的末端被打造的异常锋利,若是捅进人的喉咙,大概顷刻间便可叫那人下了地狱。

 

    石不转紧紧握着那枚十字架,慢慢的将十字架向着男人的脖颈比划了一下,黑暗中的双眼亮的惊人

 

    只要这一下捅进去,自己就解脱了。

 

    在祭坛前的那次强暴似的占有之后,大漠孤烟明明白白的警告他不得寻死,否则就杀了他身边所有看护的士兵。

 

   “我知道你不怕死,但是你想清楚,你身边的这些人都是从战火中好不容易存活下来的,他们上有父母下有子女,你忍心让他们给你殉葬么?”

 

    当然不能,石不转这辈子大概最怕的就是无辜人受牵连,而大漠孤烟掐准了他这一死穴。

虽然做法颇有些卑鄙,但也确确实实掐断了他轻生的念头。

 

    所以呢?

 

    石不转将十字架往前送了一点。

 

    那就杀了你好了......这里只有我们两个是有罪的..........

 

    和我一起下地狱吧。

 

    十字架的尖端已经离劲动脉很近很近。

    可是他突然回想起今天大漠孤烟对他说的话:

 

   “兴欣的叶修派也使者来了,说希望和新国结成联盟。”

   “我准备答应他,这样就算将来爆发战事我们也不至于腹背受敌。你觉得呢?”

 

     而他是这样回答的,在经过稳妥的深思熟虑之后:

    “嗯,有道理。”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确实看到了一个和平安宁的国家。不可否认的是,在大漠孤烟的统治下,这个曾经怨声载道的国度正在逐步走向它从未有过的太平盛世。

 

    如果新王暴毙,又会怎样?

 

    必然又将是一场动乱。

 

    石不转愣怔了一会,终于还是放下了手中的利器。

    黑暗中,他捂住脸无声的流下了泪水。

 

   “你怎么了?”大漠孤烟迷迷糊糊的问他。

   “啊没事.....”石不转迅速藏好十字架,绞尽脑汁的搪塞道,“有点.....难受......”

 

     大漠孤烟皱了下眉头,睁开了眼睛。他坐起来把牧师抱在怀里,空出一只手滑到他腰间揉捏。

   “.......抱歉.....还疼吗?”

 

    就像这样....不经意间的贴心温柔,也让他不忍下手。

 

    到底.....怎样才算救赎?

 

    他闭上眼睛去迎接一个吻,绝望的想着。

 

    救赎我......救赎....我们?

 

9【审判】

 

    “王,如今国家已经渐渐走上正轨,是不是该考虑一下王后的选择了?”

    内务大臣毕恭毕敬的提议,连着呈上来的还有一卷写满了的卷轴。

 

  “这是各位贵族之家适婚女子的名单和信息。王请过目。”

 

   大漠孤烟随意扫了两眼就甩到一边,面无表情的道:“下一件事。”

  “.......额.....”内务大臣迟疑了很久,才慢慢开口:

  “臣民中盛传......说.....”

  “说什么?”

 

   内务大臣一咬牙:“说.....王座.....被魔鬼迷惑。”

  “哦。”大漠孤烟随意的向后一靠,语气轻描淡写,“谣言。”

  “可是.....听闻......旧国的神官.....尚且存活?”他加重了“尚且”两字,道:“民众对此极为不满....”“说重点。”

 

  “他们希望.....能当众对他.......处以火刑。”

.............

 

  “你今天心情不太好。”石不转淡淡的说着,给他递来一杯清水,“国事处理上出什么问题了吗?”

 

   大漠孤烟迟疑了一下,没有说话。

 

  “不能跟我说?”

  “不是.....”

  “嗯,我知道了。”石不转扶了扶眼镜,笃定道,“是要杀了我么?”

  “............谁告诉你的?”

  “我猜的。”

 

   大漠孤烟沉默了一会,承诺道:“我不会让你死的。”

 

   当然不会,努力了那么久,才如履薄冰的走到这片刻安宁.........怎么舍得放手。

   而石不转站在他身后,轻轻的嗯了一声:

  “我知道。”

 

   却听不出悲喜。

 

   一个月后,微草国王王杰希做客霸图,希望两国联谊。两周后,霸图国王访问微草国。

   因为各种理由而躁动不安的势力像是闻到血肉味的苍蝇,蠢蠢欲动。

 

   “你要保护好自己。”

   “嗯。”

 

   石不转看着闯入神殿的人群,微笑了一下。

   保护好自己。

   可是何为己?是这早已无处可归的孤魂,还是这无忧百年的簇新王朝?

 

   他理了理身上干净整洁的牧师袍,平静的站了起来。

  “走吧。”

   他说。

 

 

10【无期徒刑】

   一切都结束了。

   

   大漠孤烟跪在神殿的祭坛前想着。

 

   一切都结束了。

 

   那天晚上他其实觉察到了牧师的动作,却只是不动神色的闭了眼睛。不知道为什么,他甚至期待那利刃捅进自己的喉咙。

 

   杀了我吧。若是我给你带来罪孽,那就杀了我,还你自由。

 

   但他终究没有下手。不管出于什么原因,这个事实都让他颇为欣喜,觉得终于有那么些微弱的光明出现在他一片黑暗的世界里。

 

   他一直希望能有个机会可以跟石不转好好谈谈,对着他诚心诚恳的剖析自我,说说自己的想法,说说自己的...........爱。

 

   他们之间什么都做了,强迫的也好,自愿的也罢,什么都做过了。

 

   只是还缺那么一句坦白,缺一句--------

 

  “我爱你。”

  

   他低低的呢喃道。

  “从始至终........也将一如既往。”

 

   大漠孤烟站起来向着十字架的方向静默了一会,然后毅然决然的转身离开。

 

  “把这里封起来。”

   他吩咐下去。 ”

  “封死,不许任何人进来。”

 

   冷暗雷迟疑了一下:“你不回来了吗?”

 

   “不了。”

 

   回不来了。

 

    大漠孤烟站在神殿的阶梯上俯瞰下去,看夕阳的光如何给整个国度都镀上一层温暖的金色。几只白鸽悠然的展开翅膀划过天际,向着更高的天空舒展而去。

 

    石不转,你的灵魂应该也是这样解脱的吧?

 

    身后传来封堵神殿的响动,那座旧国最后的遗留建筑终于也随着满天飞舞的细小尘埃永远留在了过去。

 

   他没有回头。

 

   新王迈着坚定的步伐向前走去,把那些或崭新或泛黄的记忆也一起留在了身后。

 

  哦对了。

  还有他的心,被封存在神殿里、永世不得解脱的一颗心。

 

  那是他给予自己的无期徒刑。

-------------------------END-----------------------

 

【番外--初见】

    红木桌上的水晶更漏滑下了最后一粒沙子。像是早已预见过这一刻的来临,白袍的神官搁下了前一秒还在羊皮纸上沙沙作响的鹅毛笔。

    这已经是他伏案工作的第三天了,三个日夜的不眠不休总算搞定了这批资料。石不转活动了一下手腕,俯身去抱桌上的一大叠卷宗。

    卷宗有点多,他费了好大劲才全部抱起来,可刚挪开桌子还没走两步,眼前一黑就被地毯上的凸起拌了一跤。

 

    “嘶----”他疼的倒吸一口冷气,视野里还直冒金星。不用看他都能想到面前是如何的满地狼藉。

     果然还是体力透支了。他冷静的想着,打算在地毯上休息一会儿再站起来。

 

     然后他听到门口传来清晰的、略有些低沉的问句:

    “要帮忙么?”

     石不转抬起头,看到了一张刚毅而平静的脸庞。

    “您是……”“一个死刑犯而已。”

 

     有了人帮忙之后石不转轻松很多。两人各抱着一叠卷宗,缓慢的沿着走廊行进。

    "你的伤好得很快。"石不转说,"明明你是这里面伤得最重的。"

    "体质问题。"那个人回答他,"不过诺大一个神殿竟然没什么守卫,你不怕我们跑了么。"

    神官微微笑了一下,毫不在意的样子:"这里是神殿,神的面前众生平等。"

    男人耸耸肩,看起来是不太赞同。神官注意到了,侧头问他:“你不相信自己能活下来么。”

    “你要跟一个随时有可能被推上绞刑架的死囚讨论信仰问题吗。”男人转了一个弯,“神官,你活在神殿里太久了吧。”

    他在转角处停下脚步,略有些诧异的看着未过转角的牧师:“嗯?现在这个时间点,你不是该去神堂祈祷么?”

 

    石不转摇了摇头:“我要去主殿面见王。”话一出口,他又觉得有点不对,疑惑的偏头问道:“你怎么知道?”

    他得到了一个诚实的过分的回答:“每天都是一样的作息,规律性太强。”

 

    两人在神殿门口分别。

   “谢谢你。”石不转不动声色地拦住了要冲过来的卫兵,转头微笑道,“很久没有人跟我说这么久的话了。”

    男人没说话。他看了一眼远处还一脸警惕看向这边的卫兵,只摆了摆手便转身离开。

    他想他很快还会见到这个牧师。

    却没想到再见时已过了一天一夜。

    神官打开大厅的门,对着门内那些或死板或绝望的脸庞微笑道:“你们自由了,可以走了。”

    他看着牧师脸上明显的疲色,想起了昨天他送去的那些卷轴。

    为冤者鸣冤,举国上下恐怕只有他才会这么干。

    迟早要害死自己吧。

 

    囚徒们跌跌撞撞的爬起来,再三确认之后头也不回的向门口跑去,似乎深怕神官反悔。牧师站在神殿台阶之上,平静的看着他们越跑越远。

 

   “何必呢?”

    身后有人问他。

 

    石不转回过头,看到一张熟悉的刚毅脸庞。

    他微微一笑,反问道:“你现在相信神了吗?”

    男人直视着远处那道象征着自由的大门,向台阶下迈出了一步。

   “我会回来的。”

   他说。

   神官还是微微笑着,看起来是那样的安静祥和。

   “没有人愿意回来的。”

   他轻轻反驳道。

   男人没有说话,头也不回的一步步走下了台阶。

 

   石不转安静的目送着他的背影渐行渐远,转身退回了神殿。

   扶住大门的时候他微微怔了一下,然后继续平静地推动那扇沉重的雕花大门。

 

   你不会愿意回来的。没有人愿意回来。

 

   大门“砰”的一声合上了,神殿再一次陷入恍若永生的沉寂中。

   而某个名字被夹碎在合上的门页中,顷刻间化为了烟尘。

-----END------

目前为止比较满意的一篇韩张,虽然有这那的细节啊进度啊很多待改进的缺陷,我还是很喜欢它0.0【打滚......

无期已终结,翻过这一面,还有许多个next story.

谢谢你们的喜欢~ o(* ̄▽ ̄*)ブ 

【如果某些被和谐了请告诉我。。。_(:з」∠)_我不知道LOF是有多么不靠谱。。。。

喜欢点个赞呗0.0【bushi。。。。。



评论(34)
热度(439)
©In the Pa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