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童话故事:舌尖上的霸图之刺豚与蚌】

cp韩张……吧

1

韩文清是一只刺豚。

嗯,你没看错,就是那个生活在海里会鼓气还浑身都是刺的家伙。

来,跟我念,ci刺~~tun豚~~~

咳,跑远了。

那接下来让我们介绍一只贝壳。

“那不叫贝壳,那叫海蚌,属软体动物门瓣鳃纲帘蛤目蛤蜊科海洋贝类。你说的贝壳只是我们身体的一部分器官而已。”

…………

………………

……………………

嗯刚刚说话的这位就是↑↑

好,让我们再重新介绍一下,虽然这样很麻烦,但是请相信我,不重新过一遍的话刚刚那位带壳的弟兄会想法设法弄fan死我的。

这是一只海蚌,是软体动物门瓣鳃纲帘蛤目蛤蜊科的海洋贝类,名字叫张新杰。


(哦不要问我刚刚那一长串介绍的东西是什么反正我是没搞懂的)


咳咳,又跑题了。现在让我们来讲一下故事。


某年某月某日某海域,韩文清遇见了张新杰。

那时候他肚子饿得要命,大概是因为刚跟临海的螃蟹叶修打了一架的缘故----不要问我为什么螃蟹能和刺豚打起来这不重要---然后,总之,whatever,饥肠辘辘的他遇见了一只蚌。


这只蚌长得十分匀称,外壳光泽温润干干净净,肉质柔软雪白肥美多汁,一看就是只好蚌。

从作为食物的各种角度上来看。


所以韩文清毫不犹豫地扑了上去。


“吧唧。”

蚌狠狠的关上了外壳,速度之快简直难以直视。


好吧,你关就关呗,老子牙硬不怕你关。

韩文清这么想着,张开大嘴就咬了过去。

接着他咬到了一嘴的沙。


为什么?因为蚌飞快的往旁边窜了一下。


韩文清纳闷啊,于是他扭头又向旁边咬去。

“嗷呜。”

“嗷呜。”

“嗷--呜--”

“嗷。”


如你所见,咬了半天,还是没咬到。

因为这只蚌走位太风骚了。一次又一次,总能出神入化鬼斧神工似得精确计算出他的攻击路线,然后气定神闲闲庭漫步般悠悠然踏出那躲过攻击的重要一步。

每一步都不多,但每一步都够把韩文清搞得够呛。牙齿再坚硬,碰不到猎物也是蛮醉的。


于是虐哒哒的老韩咬了半天,满怀着郁闷与委屈(划掉)转身游走了。


只剩下那只蚌悠悠然吐出一个泡泡。

2

第二天,老韩又游来了。

他当然不是又饿极了跑来找吃的的。他是带着明确目的来找昨天那只蚌的。

昨天没做到,不代表今天也没做到。追蚌,要一如既往!!(什么鬼)


老远他就看到那只蚌了。没办法,长得太匀称也是蛮具有辨识度的。


那只蚌很明显也看到他了。

因为他悠悠然张开了蚌壳,然后吐出了一串话:

“你好,我叫张新杰。”

这一本正经的自我介绍是闹哪样??

老韩万般摸不着头脑,于是只能倍儿正经的回复:

“我是来咬你的。”


“知道。”

没想到那蚌丢出这样两个字,然后很认真很认真的解释道:

“所以单挑之前应该先互报姓名以示尊重。”


…………请相信我这真的只是一只蚌……


但是老韩深以为然的停下了,并且恍然大悟原来鱼生还有如此礼节自己以前居然都忽略了云云,接着痛定思痛非常严肃的回报:

“你好,我是韩文清。”


然后他们终于可以痛痛快快地战到一处去了。

3

又过了很久很久以后。

“今天你来晚了两分零二十八秒。”

“没办法,路上遇见一只烦人的螃蟹。”

“叶修?”

“你认识?”

“我们都是硬壳类的。”

老韩哦了一下,然后沉默的没说话。

而蚌敏感的觉察出了不对。

“你受伤了?”

“额……不小心被螃蟹夹了一下。没事。”“你转过去,我看看。”

新杰蚌非常坚持。

于是老韩无奈的背过身去了:“真的只是小伤……”“不行,万一伤口恶化怎么办?你游得又不快,跑都跑不了。”

老韩哎嘿嘿了两下,不知道该说什么,接着就听新杰蚌义不容辞的道:“今天不打了,我带你去一个地方,那里的海泥有疗伤作用。”


“你怎么带我去?”

新杰蚌鄙视地看了他一眼。

“笨,你叼着我去啊。”

“哦哦哦……”

于是刺豚老韩小心翼翼地叼起了新杰蚌。

他还小心翼翼的问人家:

“这样你疼不疼?”

“还行,你悠着点别咬太紧。这边走。”


于是他们就这样慢慢飘远了。


你问我下文是什么?

啊我也不知道呢。

不过看这情形,估计接下来也没什么有意思的故事了吧?


晚安么么哒。

-------------------------END------------------

是不是很丧病??

嗯这两天忘了吃药了嘛……

ps:童话故事嘛,别太当真额……故事里的习性除了刺豚以贝类为食其他都是我瞎掰的【你


韩队长这样↑↑↑

速度逃走。。

评论(32)
热度(85)
©In the Pa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