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样年华】part2

2
“练姑娘,先生有请。”
赤练“啪”一声合上梳妆镜,动作干净利落得像是给枪上膛。
来请的人带了一条弯弯曲曲颇为复杂的路,像是地下负三层的深度。赤练熟悉这里,知道这去的是卫庄宅子下的暗室。
什么大事,非得到暗室来办?
引路人终于停在了通道的尽头。恭恭敬敬的敲了三下门,又是恭恭敬敬的一声通报:
“先生,练姑娘来了。”
然后便是平静得不起一丝波澜的两个字:
“进来。”

门打开的时候卫庄稍稍抬了一下眼皮:
进来的是个身材极好的女人,还裹着一袭将曲线分毫毕现的高开衩红旗袍;十英寸的红底高跟鞋有一对细得像锥子一样的鞋跟——虽然这双明显有违人体工程学的东西丝毫没能影响她摇曳生姿的步伐。她走进来,坐下,端茶杯,每一个动作除去干净利落外还透着一股子浓浓的媚感,却又没有丝毫俗气。能做到这点的大概只有两种人,修炼的极好的演员或者修炼的极好的婊子。
赤练算是两者都是,又两者都不是。
暗室里总共就三个人,坐在上位的流沙老大卫庄,他的心腹墨麒麟,以及跪在地上的不知道是什么人的人。见到赤练进来,这个跪在地上的人还瑟缩了一下。
“你继续说。”卫庄道。
那人抖了一抖,但还是战战兢兢的开口了:
“总……总的来说就是这样了!练姑娘是您仇家的孩子,还是姬无夜的妻子!!而且几年前她举荐的那个白凤是姬无夜的手下!这是藏在流沙的毒瘤啊先生!”
赤练面无表情地挑了挑眉,实则心脏猛抽了一下。
她努力克制自己不要有什么太大反应,尽量轻描淡写的抬头去看卫庄的反应。
卫庄却没看她,或者说,卫庄闭着眼睛谁都没看。
沉默的就像他根本没在听一样。
堂下的人还在急切的描述一些细节,显然是豁出了一切要做实赤练的罪名。
“够了。”
在告密者极尽所能的讲述凤练二人之间所谓的“奸情”时,那流沙的主人终于有所动作。
他站了起来,面无表情的绕过房间,在赤练面前停下。
“你来处理。”
他说。
“完事后把这个月的财务总账送到我书房去。”
他微微侧头这样吩咐道,仿佛只是在命令她去泡一杯咖啡或者像往常那样处理流沙大大小小的事物。然后他披上了门口衣帽架上的黑色长风衣,开了门便走了。
他离开得是这样从容,从容得就像他仅仅只是来暗室享用一杯上好的碧螺春,而那故事只是顺道听来解闷的。
赤练不动声色的应了声是,接着就一直坐在原位出神。她的脑海里纷纷嚷嚷涌出许多念头,却都杂乱无章。她知道卫庄的任何决策都有着他自己的一套思维体系,而且他不喜欢别人质疑他的决定。
不过往往也没人敢质疑就是了。
但是现在她管不住自己的思绪。卫庄把她单独叫到暗室,让她旁听了一个告密者的言辞,然后轻描淡写的把这个人抛给她处置——是什么意思呢?
她不知道卫庄一直以来知道多少,更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起知道些什么,很多关系她自己甚至都说不清楚。
而她唯一敢保证的,也只是自己的忠心罢了。
然而又有多少人信呢?

“练……练姑娘!请……请……”
那告密者突然扑到她脚下,惊恐的抬头看她。像是知道自己已无活路,连开口恳求的东西都如此卑微,“看在往日主仆情分上!给个痛快啊!”
“哦?”赤练这才回过神仔细看她,打量片刻不由微微一笑:“呀,原来是你啊。”
她悠悠端起一旁的茶杯抿了一口,气定神闲道:“人心隔肚皮,日久见人心。奶娘,您这次的胆子倒是挺大的呀。怎么当年我被逼下嫁的时候,您没出来说句公道话呢?”
她顿了一顿,偏偏脑袋巧笑倩兮:“怎么说,您当年也算是我父亲的枕边人呢。如此这般,我是不是还得叫您一声二姨?”
“不……不……小姐……小姐请放过我啊!我……我也是身不由己……”
“好一个身不由己。”
赤练笑笑,随即微一高声:“来人。”
“练姑娘有何吩咐?”
“我听说人死了以后,若是灵魂与肢体不能分离,会痛苦得厉害。”她轻轻巧巧放下那茶盏,沉吟道。
“帮她把身子和灵魂分开吧!别活着的时候身不由己,死了还要继续受罪。”
“属下不知方法,求姑娘明示。”
“哦……”她意味深长的看了看那将死之人,眨眨眼睛道:“灵魂应该是很难找的东西吧?那就只好一刀刀切开来找啦!真是麻烦你们了,在找到之前一定要让她保持清醒呀!不然灵魂会提前跑掉的!”
她轻轻转了一个圈移到门口,尖尖的鞋跟嗒嗒两声停在了那里。
“拖出去,别弄脏了先生的地方。”
她笑着说道。

“先生。”
赤练微微躬身,将一叠资料恭敬的摆到八仙桌上。
“这是这个月的账目。”
“嗯。西南角的那个新盘口最近骚动的有点厉害,你去安排人处理一下。”
“……是。”
似是看出了她的迟疑,卫庄放下手中的签字笔,皱眉想了一会道:
“有什么问题就问吧。”
她斟酌了一下用词。
“先生刚才……”
“嗯,有问题吗?”
“不……没有……”
卫庄重新拾起了笔。
而她则接过新的文件躬身退出去。
她本来已经放弃了的。
可是卫庄却突然开口了。淡淡的,平静的,阐述事实那样不容反驳的……
“我信任你。”
她猛然回头。
他埋首于文件之中,笔尖沙沙地划过纸张,声音瑟瑟枯燥单调。
而在这一片枯燥单调的声音里他慢慢的回答她:
“以前是,现在也是。”
她没有问以后如何。
“知道了。”她恭敬的答一句。
“先生。”

——————————tbc———————








评论
热度(10)
©In the Pa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