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lice In Wonderland】

伪万圣节paro,就当迟到的万圣节贺文好了【你

啊其实它是个光棍节投喂【真的

没吃药画风不要挂我而且不用怀疑我真的是真爱粉【x

韩张,主韩张,私货双花伞修方王周翔还有一只肖时钦。。。。


0

韩文清一觉醒来,觉得自己中邪了。

原因如下:

First,他很明显不是待在自己的房间,更不是自己的床上。哪怕周遭漆黑一片,哪怕他没有什么所谓“职业选手绝佳的手感”,他也能拍着胸脯打一万个包票表示自己房间的【任何】一个角落都绝不可能出现【蕾丝】这种东西。

更不要提是床上了。

Second,这坨蕾丝柔软繁复,层层叠叠摸起来异常舒服,而且摸上去应该是穿在自己身上。

wocao?!

他韩文清对天发誓,他没有女装癖不可能穿蕾丝睡裙睡觉更不可能让穿蕾丝睡裙的妹子爬上他的床啊?!

就在他百般纠结之时,黑暗里兀然撕开一道光,刺眼得让他瞬间爆盲。

而白雾迷茫之后,便是新世界的大门缓缓打开。


1

韩文清坐在一张放置于草地上的,双人尺寸的单人床上,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身上套着的黑红色蕾丝长裙。

如果他看得杂志再多点,他会知道那张床设计的是经典欧式雕花式,而那件黑红色布满蕾丝的长裙有个学名叫lolita OP------还是Gothic的。

当然很明显老韩同志现在是没心情去考虑这些的。其中一部分原因自然是他正在思考自己是否吃错药了或者没睡醒的可能性,而另一部分则是因为--------

“没时间了,没时间了。”


这声音传来的突兀,却不慌张,压得平平的声线里透着满满的冷静和认真。最重要的是,这声音他听过千百遍-------


“张新杰?!”


2

原来女人穿裙子这么痛苦。

韩文清脑海中迷迷糊糊的飘过这样一句,然后咬着牙继续拎着裙摆飞奔起来。


前面那个长着一对兔耳朵且神似自家副队的家伙跑得飞快,尽管他也穿了一身蕾丝裙。韩文清跟在后面追赶着,眼睁睁看着那双蹬着5cm高跟小皮鞋的脚哒哒哒的跑远了,连着装饰在鞋面上的丝带也飘舞着。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脚上不知为何套着的10cm细跟长靴,毫不犹豫得使用了3秒时间甩掉了它们。

呼,舒服多了。

他抬头望去。以那只奇怪兔子的速度,现在再想追上应该比较困难了吧。

这念头也就一闪而过,因为他很快就发现那只兔子拎着一个大大的钟表,正一本正经规规矩矩地立在不远处的树根下回望着他。

“队长,速度。”


新杰兔子---姑且就让我们这么称呼吧---抛下这样一句,纵身一跃,消失在树根后面。


老韩追上去,看到树根下有一个大大的洞。


那兔子刚刚叫自己什么?队长??难道真的是新杰???

信息量像是膨胀的小宇宙在脑海中“轰隆”一下:【张新杰都疯了?这世界还有正常人吗?】【新杰要是疯了霸图怎么办】【诶不对新杰怎么会疯他刚刚明显是在给我指路难道是有什么难言之隐】【那我当然得下去救他啊】


然后他扒着树洞看了看,一咬牙也跳了下去。

被下坠中的无限黑暗笼罩的瞬间,一行字从他脑海中轻飘飘飞了过去:

【当然,会把这一切当真的我也是个疯子。】


3

韩文清下坠到了一个神奇的世界。

首先,他遇到了一朵会走路的玫瑰花,叫张佳乐。

“矮油你们别追我了大孙帮个忙!!!”

那玫瑰花一边这样吼着,一边急匆匆窜过了韩文清身边,身后还跟着一大群蝴蝶和蜜蜂。还没等韩文清思考这个【大孙】是谁,几根枝条狰狞地抽了过来,上头还带着类似捕蝇草的小笼子。只是瞬间的功夫,那群前赴后继的追求者便化为了养料。

“乐乐你又招蜂引蝶。”

那棵大树懒洋洋打了个嗝,把喋喋不休的玫瑰花塞到了土地里。几条树根突出地表,在那里给玫瑰花围了一个小花圃。


他还遇到了使用齿轮零件和蒸汽作为动力的疯帽子。自称肖时钦的疯帽子给他端上了一杯热气腾腾的茶。

“哦你说那个兔子啊。”肖时钦说,“我们很熟的。”

韩文清端起茶杯,看了一眼里面读作茶水写作机油的东西,果断放下了茶盏。“对,我有点事找他。”


“哦哦哦好说好说。”

疯帽子拆下了帽子上的零件,举起茶勺叮铃咣啷一阵乱敲,又原地转了好几圈,突然眼前一亮冲韩文清扑了过来。

“哦哦哦在这里在这里。”

他把韩文清刚刚才放下的茶盏拿起来,随手将里面的液体倒到一边,然后用力拆下了茶杯的底部。


“诺,做好了。”他把新作品抛给韩文清,“跟着指针走就好了。”

“多谢。”韩文清盯着那一分钟前还是自己茶杯底的东西正躺在指针下头充作表盘,莫名觉得那零件正在哀怨着诉说自己的不满。


“不谢不谢,遇到他的时候跟他说下有时间来我这喝茶。”疯帽子肖时钦说。


4

于是get到新物品的韩文清继续行走着。他行过危险的沼泽,遇到了穿着红色骑马装因为衣服和他撞色而扬言要与他决斗的红王后楚云秀,也碰见了因为喜欢红王后而喜欢红色的白王后苏沐橙。他穿过了雾霭沉沉的丛林,那里有一只沉默的叫周泽楷的独角兽,还有一只跟在周泽楷身后意气风发的狮子孙翔。他见过在星星上起舞的魔术师王杰希,还有住在高塔里企图朝魔术师更进一步的医者方士谦。

他最终到达了了一片小树林。


树林的入口处有一个长得像伞一样的蘑菇,上面趴着一只吞云吐雾的叫叶修的毛毛虫。


“哟,老韩你来了啊?裙子不错。”

“少废话,新杰人呢?”

“啧,又不是我拐了你家小张,你这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是怎么回事哦不可爱不可爱……”

韩文清瞪了他一眼,准备不搭理他直接绕过蘑菇。


但是,左边绕绕,右边绕绕,反正就是绕不过去。


老韩正纳闷呢,然后就看见趴在蘑菇上的毛毛虫懒洋洋的拿烟管敲了敲蘑菇:

“沐秋啊,放人家过去呗。”


5

“时间刚好。”

这是老韩看到兔子新杰时,兔子新杰说的第一句话。他坐在大大的铺着天鹅绒的床沿边,双手抱着一个巨大的钟表。

“有奖励吗。”

韩文清刷地撕掉了自己的长裙摆。反正现在都打到最终boss这一关了,不轻装上阵怎么过。

“你开口我考虑考虑。能给我一定给。”

兔子新杰淡定的晃着脚说。

“哦-----”老韩轻描淡写的回一句,然后一声不吭的走上前来。

“哎你干嘛?”

“跑了那么远,我饿了。”

“你想吃什么你说啊你动我干什么?!”

“你让我跑了那么远,我当然要吃兔子肉弥补啊。”

“哎哎哎等等唔!!!”

0

韩文清睁开眼睛,愤怒的揉了揉眼睛。

你大爷的在梦里折腾老子那么久临门一脚收获的时候醒了???

他怒气满满的盯着“哒哒哒”被敲响的门,怒气满满的爬起来去开门。

当然,也正是因为怒气满满,他一没有反应过来这敲门的频率过于熟悉,二忘了用猫眼看看来者何人。

不过这也算身体下意识的反应了。这样的敲门节奏,通常也只有一个人会用。

而那个人他无论何时都不需要回避。


“?!!”

韩文清开了门,第一反应自己依然没睡醒。

谁能告诉他门口这个挂着一对兔耳朵还穿着蕾丝洋裙的张新杰是怎么回事?????

而霸图副队则慢慢扶了扶眼镜,仰起头一本正经的捧起了手中雕成时钟模样的南瓜灯:

“队长,万圣节快乐。不给糖就捣蛋。”

--------------------------------------------------------------

说好了别挂我的啊。。。。。。_(:з」∠)_



评论(5)
热度(69)
©In the Pa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