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ever】韩张

给 @玮一 Until的G,老韩生日,放出来除个草。

估计刷完存货这个号也不会更新了【。】

祝您生日快乐,霸图永远的拳皇。

【避雷注意】:cp向 【韩张】



收拾屋子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韩文清一边这样想着,一边从地上的一滩杂物中拾掇出一串周边钥匙链扔到一边的收纳箱里。收纳箱上贴了个撕得极随意的纸条,同样极随意地用潦草的字体书了“荣耀周边”几个大字。这样的箱子在他周围还摆了好几个,个个上头都码着这样一张狂野不羁炫酷狂拽风格的纸条。反正纸条最后是要丢掉的,不然难保张新杰看到不会扑上来揍他一顿。

“额?这杯子……”

韩文清拆开那看起来就尘封已久的瓦楞纸盒,从里面捞出一对儿情侣杯来。白瓷的杯壁上印着Q版人物,一看就是某宝私人定制的产物———只不过这私人定制的下单者真的不是他们二位罢了。韩文清颇感新鲜地转动杯子瞧了瞧,首先看到的是Q版人物的造型,大漠孤烟石不转,并肩而立颇为亲密;再转那么半圈,又能瞧见几个泼墨大字是“一如既往”。这四个字韩文清真是再熟悉不过——何止烂熟于心。他掂量着杯子无声笑了一笑,想像了一下张新杰看到这对杯子摆上餐桌的情景:微微挑一下眉头表示惊讶,然后是平静下来时唇角的轻轻一抿——那大概会是个很温柔的微笑。

有点期待。

“进度如何?”

他刚刚臆想的对象突然从幻想里轻飘飘钻出来站到他面前,手上还端了一份切成块的西瓜。

“休息一下把水果吃掉。”

这本是个讨好恋人的举动,没成想被讨好的主立刻开始得寸进尺:手上挑拣的动作未停,却是闻言一扭头,理直气壮地张嘴:

“啊——”

张新杰端着水晶碗哭笑不得:“多大人了你……”“工作没做完,不能分心。”

被质疑幼稚的家伙有理有据地狡辩,堂而皇之地摆出一副“我就要你喂了怎么样”的模样,大有“你不喂我就跟你撕逼”的虎视眈眈之风。

简直像个耍赖的大号玩具。

张新杰被自己奇怪的想象逗笑,于是挑了牙签出来叉起一块方方正正的西瓜递过去:“张嘴。”

被投喂的家伙露出一个心满意足的表情——虽然这表情在他那张脸上所体现出的几乎只是微微动了动唇角——但还是不能掩盖他愉悦的好心情。张新杰心算了一遍今天的计划表,决定坐下来投喂完这一碗西瓜权当中途休息。他也不去搬椅子,就随意地挤了挤韩文清示意让点空间,然后淡定无比地紧挨着他坐在了地上。

于是韩文清极为自然地伸了胳膊去抱他,再极为自然地低头去亲他。可是张新杰举了个牙签上的西瓜慢悠悠挡过来,还慢悠悠地提醒他:“专心,一小时内不做完你就不用吃午饭了。”

敢情午饭是你做的……

“当然不是我做的。”被韩文清默默质疑了的张副淡定地插了个西瓜递过去,看人没反应就塞到了自己嘴里。他动了动身子找了个更为舒服的姿势,悠悠然补刀,“但是我可以把你锁起来不让你吃。”

韩.遭遇会心一击.血槽空.文清默默收回了准备耍流氓的爪子,闷声不响地工作起来——还顺嘴叼走了张新杰的新一轮投喂。

午饭端上餐桌的时候韩文清真的端上了那一对杯子:石不转的杯子里装着温过的酒,大漠孤烟的那个则满上了张新杰惯常喝的铁观音。张新杰对这餐桌上的新成员给了一个疑问的眼神,然后自然地表示认同同时端起了满着茶水的那一份。看到恋人毫无芥蒂或者干脆就是毫无意识地将嘴唇印到大漠孤烟的图像上时,韩文清忍不住暗暗骂了一句我靠——

妈的,太性感了。

感受到对面火辣辣的视线张新杰不由抬头瞪了他一眼。视线从眼镜片上方故作严厉地扫下来,却早不复了当年那份凌厉的模样。韩文清没来由地就想感叹什么,最终却只是伸着筷子给他夹了一撮金针菇:

“你爱吃的,多吃点。”

被夹了菜打乱进食进度的人顺从地接受了这个插曲,反手一筷子猪头肉就塞到了对方碗里。

收拾过家里的人大概都知道,凡是大范围的收拾屋子,总要有个大扫除当做收尾工作。而韩文清打扫屋子的画风犹如开了猛虎乱舞,效率颇高就是略为暴力,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挥着拖把打架来的。张新杰在厨房里沏下午茶,隔着一扇门听得外头叮铃咣啷一通乱响,终究忍无可忍开了门叫他:

“文清。”

“你说。”技能持续ing。

张新杰站在门口抱着手臂看了一会儿,然后大步走过去一把握住挥舞不停的拖把杆往旁边一拉。还没等被打断技能的那位反应过来做个受身操作,他便抢先一步强势地揽过对方的脖颈——

韩文清遭受特殊技能打断,血槽再次清零。

“冷静下来了?”他在唇齿相接的间隙呢喃道。“你乖一点,嗯?”

他发誓他的原意真的只是安抚一下自家这位的燥脾气罢了,但是明显得了便宜的人偏还卖了乖:一只手还老老实实握在拖把杆上没动,另一只手却顺其自然且理所当然地慢慢覆上人怀里人的腰际,往胸口摁紧的同时压低嗓音问他:“乖一点,有奖励吗?”

典型的顺杆爬,还爬得各种理直气壮。

张新杰感到脸颊一阵滚烫。他面皮薄,脸红的时候非常明显。纵使已经过去了那样多年,面对韩文清时不时的耍流氓技巧他从来没任何机会招架得住。箍在腰上的手臂有力得厉害,简直是不由分说地把他困在怀里。更糟糕的是,耍流氓的韩大队长还留着后招——

他微微挺起跨部,隐秘而情色地顶撞了对方两下。

然后他满意地放开中了僵直的恋人,没事人似得揉揉他的脑袋:“你去干你的事吧,我轻点就是了。”

被调戏了的人实在不能更恼羞成怒,但是看着恨不得轻松哼起歌来的恋人又实在没办法。他短暂地思考了一会儿究竟是现在扑上去调戏回来还是默默走开认调戏比较合算,然后自暴自弃地选择了后者。跟韩文清对着耍流氓他永远吃亏,所以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躺平任调戏——反正最终的结果也往往只有“被”躺平的份儿。

睡觉之前韩文清终于终按时打扫完了屋子。他把抹布拧干放回架子上时才发觉自己早已出了一身汗。恰在此时张新杰探头进来,眼镜片上还有些许雾气未散,倒是横生了几分莫名的呆萌意味出来。

“热水放好了,你去洗吧。别等会儿夜里冷风一吹着凉了。”他说,“今天辛苦了。”

“哦——确实挺辛苦。”韩文清拖长了音看他,坦荡荡没有丝毫掩饰的意思,“那你来犒劳我一下?”

“怎么个犒劳法?”张新杰面不改色。

韩文清摸着下巴不吭声,就那么直勾勾地盯着他,隐隐还有那么几分笑意。张新杰跟他僵持了一会儿还是败下阵来,自己去衣柜里翻了毛巾浴衣出来。

“水要凉了,你进不进来?”他几步跨进浴室后回头看他。

“当然。”他说。

“不过时间还有很多呢。”

---------------END--------------





顺便让我默默打个广告:韩张糖本【一罐霸图的糖】还有剩余的求带走啊!!纯韩张的纯糖本真的不来一发吗!!QWQ http://item.taobao.com/item.htm?spm=a230r.1.14.4.LRADZO&id=43240400221&ns=1&abbucket=13#detail

滚走……



评论(1)
热度(69)
©In the Pa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