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骨红妆】

     你是千年流转的厮杀,我是你白骨红妆的附庸风雅。

                               -----题记

「韩梦寒梦」

      那一年,她刚刚到了开始懂事的年纪。作为韩国宫中养尊处优的红莲殿下,无论是傲娇不羁的禁卫军统领之子白凤,还是温文尔雅的丞相的公子张良,都不是可以真正压制住她的人---尽管他们关系很好。

       作为高贵的韩国公主,她是韩王重要的政治筹码。她嫁给谁,就意味着韩国器重或偏向谁。韩王也不担心女儿的爱情会影响他的计划-----高傲的红莲公主,本就是该翱翔于九天的凤凰,怎么可能随意委身于寻常男子?

      直到她遇见了他。

     他只是莫名出现在宫中的少年剑客,冷漠又不羁。他们,本该没有交集。

      然而,年少的红莲公主的爱情却如同一颗遇到合适雨露阳光的种子那样萌芽了----在春日午后的一次邂逅中。

       那束阳光是卫庄。

       由于卫庄对红莲表明上的冷淡与漠不关心,韩王也并不在意女儿的倾心什么的,光有单方面感情又有何义?

         直到卫庄将一把链剑送给公主,韩王才觉得事情将要失去他的控制。

        他以莫须有的罪名将卫庄严刑拷打,威胁他离开公主。

       却是只换来少年冷冷的嘲讽-----你们,就只能做到这样的程度了吗?!

      两个月后,少年剑客卫庄离开了韩宫,去赴一个,决定他是否可以睥睨天下的约。

      他走了。

      他没有回头。

      苦苦等待三天的红莲,觉得也许不该遇见他。如果没有他,自己也不会心寒。

     可偏偏,他出现在回廊的尽头,让她看见了,一脸的漠然;可偏偏,他靠在花树下,留给了她一个倨傲的剪影;可偏偏,她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他。

       尽管她模模糊糊的意识到,那没有结果。

     

      心灰意冷 三年后的她,等来了可以让她父皇满意的夫家,或说,满意的政治交好对象。

      她只是韩王的娃娃。她的父亲从来都不会在意,新婚之夜究竟是谁褪去他女儿的嫁衣。

       她的爱情,终究是一纸荒唐。

「沉浮流沙」

      似乎是命运弄人,他出现了。在失踪整整三年后。

     他一剑诛杀了她的新婚夫君,带走了她。

      从那以后,她褪去了韩国公主红莲的轻纱,蜕变为了流沙组织里猎猎红裙的蛇蝎美人,赤练。

     她一直跟在他的身后,维持着7步的距离。

     不远,不近。

      机关城一战,在听到卫庄对盖聂那句关于感情坏事的嘲讽时,说不失落是假的。但她不后悔。

     不后悔跟着他,不后悔爱上他。

      她不曾想过,不跟着他,会怎样----因为卫庄大人会一直统领着他们。

       统领着她。

       直到他失踪。

       她着急了,甚至招惹胜七,这样被她称为地狱般可怕的对手。

        她为此负伤,却一心只挂念着他,而没有看到她身后白衣似雪的守望者。

       被白凤一语点破心事的她,恼羞成怒,没有看清他眼底浓浓的失落。

    他们都是太过骄傲的人,都不愿卸下防备,卸下伪装。

    她急切的寻找,最后终于等回了他。

    泪水在眼里雾濛,模糊了视线,可又被她极力收了回去。

     她知道,他不喜欢她哭。

     卫庄淡淡的看过来:"  你,受伤了?"

       "。。。。没事。"

      " 那,走吧。"

       他走过她的生命,仿若走过这千年的风景。

     而她,停留了7步,跟在了他身后。

     

   

     


评论(1)
热度(13)
©In the Past | Powered by LOFTER